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岩石

金岩石的资本世界

 
 
 

日志

 
 

亚洲金融危机十周年祭  

2007-06-05 11:22:46|  分类: 股道论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亚洲金融危机背后的文化冲突
——亚洲金融危机十周年祭

 金岩石

亚洲金融危机十周年,不少人至今还对索罗斯先生恨之入骨。这场危机来如疾风,去如急雨,就像海啸过后的旅游胜地巴厘岛一样,如今依然游客云集。

亚洲金融危机顾名思义,一是发生在亚洲,二是亚洲人的危机。前者无须赘言,后者却颇有深意。如所周知,亚洲人重教育,重储蓄,这是亚洲人的传统美德。和犹太人相比,差别不在重教育,而在于犹太人重投资。对于宏观经济的循环而言,储蓄偏好和投资偏好的高低有天壤之别,国民收入中的储蓄率高于投资率,经济总量会因此缩小;而储蓄率低于投资率,一国的生产,消费和投资总量都会循环放大。再加上经济循环中的乘数效应,单位收入的高投资率就能产生高出几倍的国民生产总值。从这个意义上讲,亚洲人的传统美德却不幸而成为“经济人”的行为缺陷。

重储蓄的民族,性情敦厚,行为保守,于是储蓄偏好和保守稳健画上了等号。但是在股市赌场之中熙熙攘攘的亚洲人脸上,人们却很难发现保守稳健的痕迹。于是,澳门的赌业收入超过了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香港的新股上市超过了纽约证券交易所;当年台湾股市在1985-90年两次震惊世界:升势惊人,5年间从650点达到12,682点;跌亦惊人,9个月一落千丈跌幅达八成以上。越南人玩股票更是后来居上,从2005年初到去年底仅仅两年,就把7亿美金的总市值玩到146亿美元,涨了21倍。与此相比,中国的A股市场从1000点涨到4000点,真还有些惭愧。不仅如此,才涨了四倍多就有诸多名士大声疾呼亚洲金融危机又要来了!暴跌时刻进入读秒。。。。。。,这实在不是亚洲人的投资风范,有损亚洲形象!!!

重储蓄的民族何以在投资领域如此偏激?深究下去就会发现亚洲金融危机的根源所在,而国际对冲基金的投机只不过是压倒骆驼的最后那根稻草。不久前有人把当年建议索罗斯先生做空泰铢的报告译成了中文,读了这篇颠覆亚洲的研究报告,就不难理解亚洲金融危机并非外敌入侵,空穴来风。这两个分析师一个名叫Armenio Fraga(后在99年因此受聘为巴西央行行长),另一个叫Rodney Jones。他们发现当时表面繁荣的泰国实际已经病入膏肓:1,外债高企,达900多亿美元, 其中有850亿流向私营公司;2,储备枯竭,央行库存不到360亿美元,且连续六个月没有新增流入;3,坏账丛生,银行不良贷款率激增到16%;4,财政失控,政府支出猛增30%,经常账户赤字高达GDP的8%,财政赤字亦达GDP的2%;5,房市低迷,大量借入外债的私营公司过度投资于房地产开发,导致房市严重供过于求。报告的结论是:建议量子基金做空泰铢,因为在银行坏账过高的同时出现国际收支的失衡必然导致货币贬值。这就是亚洲金融危机的开始,由此引发了亚洲经济崩溃的多米诺骨牌,从泰国传递到中国以外几乎整个亚洲。历史上,可能从来没有一份研究报告有如此巨大的威力,可能也没有一个证券分析师能因一篇报告当上央行行长。

索罗斯先生是个犹太人,但在他的一生中你看不到犹太人的吝啬,却充满了投资人的传奇。如果我们把索罗斯和亚洲人的恩怨换一个角度,看成为投资文化与储蓄文化的冲突,就会原谅这位投资大师在亚洲所做的一切,进而反省我们的文化缺失。从这个意义上讲,那些至今还对索罗斯先生耿耿于怀的人,其实仍在抱残守缺,不思进取。

投资人的文化精髓是扑捉机会,投资者的教育重点是经营风险,这两点在索罗斯先生的理论和行为中深入骨髓,也是亚洲文化教育传统中的两大缺失。重教育的民族鄙视投资行为,重储蓄的文化排斥投资文化,所以在亚洲人的历史中没有伟大投资家的丰碑。人们都知道子贡(即端木)是孔子的门生,却几乎无人了解子贡当年富可敌国,“每亿则盈”(孔子语),可以说是当年中国的索罗斯。按照现代经济学的购买力评价计算,子贡当年的身价据说有百亿美元之巨,国内至今无人能望其项背。人们也都知道范蠡西施之恋,却几乎忘记了“陶朱事业”,殊不知当年的陶朱公也是富可敌国,身价远高于同期欧美的任一首富。范蠡的“黄老锦书”已经失传,殊不知这本书的内容主要是理财商道,其流行年代远早于《巴比伦富豪的理财圣经》。人们当然知道孔孟之道,却忘记了中国的商家鼻祖:陶朱事业,端木文章。

在亚洲人的血液里,投资偏好不足,投资情绪偏激,这可以追溯到亚洲的传统文化。在犹太人重教育重投资的文化中,传统教育必然包含着投资者教育和投资人文化,因此经营风险的投资理念是其传统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在亚洲人重教育重储蓄的文化中,由于投资行为被排除在正统教育之外,所以有教养的民族却生产着没有教养的投资者。在亚洲的传统文化中,回避投资,厌恶风险,没有真正的投资文化。因此,投资和冒险不分,风险不分主动和被动,也不分自愿和非自愿,所以在中文里,我们找不到对应的翻译来区别英语的被动风险(Risk)和主动风险(Venture),而投资文化的核心理念,其实就是在主动承担风险(Venture)的同时防范和规避意外风险(Risk)。亚洲文化产生着没有教养的投资者和厌恶风险的冒险家,所以投资=冒险,冒险=赌博,投资失控则掩耳盗铃,这是亚洲金融危机背后的社会文化根源

2007-5-18于上海。

本文首发于《钱经》杂志

本文出处金岩石博客: http://jinyanshi.blog.sohu.com/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