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岩石

金岩石的资本世界

 
 
 

日志

 
 

欲望都市的生育经济学之一  

2013-02-01 20:06: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欲望都市的生育经济学之一

金岩石

摘自理财周刊

中国解除“一胎化”未必会提高城市家庭的生育率,却会大大提高农村家庭的生育率,结果必然是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增多,人均收入下降,孩子受教育的机会进一步减少。

上期谈到的剩男剩女经济学其实是家庭经济学的延伸。哈佛大学有一门课是家庭与事业的经济学,专门分析女性在经济生活中的选择及经济后果,量化研究人们在婚姻和生育决策中的行为模式与经济函数,其中和中国经济关联性最强的话题就是一胎化的政策分析。
  距离中国开始实施计划生育政策已过去了30多年,一胎化的负效应开始显现。2012年最新公布的人口统计中,最值得关注的数字是劳动力人口首次下降,净减少345万人,这是中国进入老龄社会的里程碑。
  不久前,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卢迈在接受访谈时呼吁尽快解除一胎化,但问题并非如此简单。解除一胎化是非常人道的,后果却未必能改善未来的劳动力供求失衡,但却必然会加剧社会财富的两极分化。
  城市化的量化指标是城市化率,即城市人口占总人口的比率。城市化率与剩男剩女的增长成正比,与生育率成反比。也就是说,家庭生育率将伴随城市化率的提升而下降,这就提出了都市女性的生育偏好问题,以及与此相关的生育经济学。中国的传统观念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生男生女关乎传宗接代。然而,都市文明中的家庭作为经济细胞开始变异,传宗接代的家庭升级为财富传承的家庭,职业女性阶层的形成改变了婚姻与家庭的经济功能。在现代家庭,女性已不仅仅是生育的工具,婚姻和生育是可能改变女性一生的两大决策,也是女性经济学不可回避的命题。
  女性在经济上一旦独立,其婚姻决策的潜意识为多一个男人是否活得更好,其生育决策的潜在忧虑是生孩子是否会影响事业。这两大顾虑使都市女性的婚龄延后,剩女率和离婚率上升,女性的生育偏好趋于下降,从而导致城市家庭的自然生育率下降。比如非洲是全球人口增长最快的地区,平均每个家庭妇女生56个孩子。1960年以来,非洲人口增长了3倍多,占全球总人口的比重从9%上升到近20%;而欧洲同期人口增长不到20%,全球总人口占比从20%下降到10%左右。从这个角度看,中国解除一胎化未必会提高城市家庭的生育率,却会大大提高农村家庭的生育率,结果必然是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增多,人均收入下降,孩子受教育的机会进一步减少;高收入家庭的孩子少了,受教育的劳动力供给减少,劳动力市场的未来供求会出现结构性失衡:知识密集型产业的劳动力供给不足,劳动密集性产业的劳动力供给过剩。所以,若不能为新生婴儿提供有效的教育保障,中国解除一胎化的直接后果是扩大两极分化并加剧劳动力市场的结构性失衡。
  都市文明必然改变家庭和女性的生育行为,从而改变社会的自然生育函数。一般说来,第一个孩子是爱情的结晶,财富的增长会使生育率趋近于一胎化,发达国家的生育率水平目前就在1.11.3区间。在都市文明的时代,第12个孩子是家庭的必需品,第35个孩子就是奢侈品,所以中产家庭的生育率在1.52区间,贫困家庭的第35个孩子会有较高比例成为社会的负担。富裕家庭的孩子可以做到生好养好,贫困家庭却可能只生不养缺教育。教育决定未来,家庭和社会若不能给婴儿提供良好教育,又为何要把他(她)们带到人间来独自面对社会的残酷淘汰?兰考的弃婴悲剧已敲响了生育和抚养的社会警钟,人们或者在责备善心的抚养者误使婴儿葬身火海,或者责备政府机构的不作为而使弃婴流离失所,但社会更需要的却不是旁观者的责备,而是要理性面对生儿育女的经济规律与社会责任。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